作业帮 > 综合 > 作业

新东方徐小平在加拿大的时候从事的什么工作?谁能介绍一下他那时的经历?

来源:学生作业帮 编辑:搜狗做题网作业帮 分类:综合作业 时间:2024/06/14 10:01:54
新东方徐小平在加拿大的时候从事的什么工作?谁能介绍一下他那时的经历?
在他加盟新东方之前.
新东方徐小平在加拿大的时候从事的什么工作?谁能介绍一下他那时的经历?
姓 名 徐小平
性 别 男
工作单位 新东方教育集团
教育工作背景:
1996.1—今 北京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
1991—1995 加拿大Lethbridge社区学院教师
1988.8—1991.7 加拿大萨斯卡特温大学音乐硕士
1983.8—1988.8 北京大学艺术教研室艺术教师
1978.9—1983.7 北京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院音乐理论系学士
徐小平:“留学生对国内的人,都有驴屎蛋子外面光的历程”
1995年11月9日,温哥华机场.俞敏洪在温哥华机场寒风中等徐小平已经等了一个半小时!
徐小平1987年从北大出国留学,先美国,后加拿大,获加拿大音乐学硕士学位.45岁的人了,胖乎乎,矮乎乎,头很大,手舞足蹈,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,瞬息万变.
小平是俞敏洪在北大读书时候的“徐老师”.加盟新东方前,神采飞扬这个词离他可是还很远的.
徐小平迟到了.迟到了一个半小时!不久前,他好不容易找到徐小平加拿大家的电话,一个电话打过去,大着嗓门喊,“喂!你是徐小平吗?”
“你是谁?”对方低沉而不耐烦的声音.俞敏洪大声说:“我是俞敏洪啊!”
“谁?”
“俞敏洪!”
“哦,俞敏洪……老俞……”声音依然低沉,没有俞敏洪期待的老朋友多年没有音讯,突然联系上十分兴奋的样子.
电话中的徐小平完全是另外一个人,“失去了精气神”的一个人.
是徐小平变了,还是我俞敏洪变了?或许是大家都变了?俞敏洪在揣度.
不热情的回应电话,又把第一次出国的“老朋友”撂在机场上一个半小时,都不是徐小平以往的风格.
为了等俞敏洪的到来,徐小平把回国的计划推迟了40多天.回国当然不是到新东方.他已经厌倦了没有前途的加拿大.他与离开不久的妻兄商量好,一块儿到南京创业做移民公司.他等待的俞敏洪是何许人,他没有概念.1993年他曾回北京寻找发展机会,朋友答应支持100万元创办音像公司,没兑现;为中央电视台搞一个节目也没成功,钱花光了,一事无成.
徐小平把俞敏洪接回家.他住一套租来的三居室.
俞敏洪对一切都好奇,而且像雷达一样搜寻着徐小平在生活状态的细枝末节.他来加拿大,主要不是看朋友,还有更深的想法,但是不敢贸然行事,必须把情况摸清楚.
徐小平开了个破“克莱斯勒”,他问:“这辆车多少钱?”
俞敏洪在努力搜索着徐小平的生活状况.
回到家,他指着一个盛水的东西问:“这是什么新式武器?”“饮水机,家家户户都有的饮水机.”“你买房了吗?”俞敏洪问.“买了.”
“在哪儿?”
徐小平就开始描述他1800公里之外的“家”:2000平方尺,三个厕所,两个车库,一个大花园,里面开满了郁金香.远方是落基山,不远处是老人河,美极了.
徐小平很清楚,俞敏洪的“买”和他的“买”不是一回事.俞敏洪说的“买”,象征着财富.这房子值12万加币,但是1万加币就住进来了.他跟俞敏洪打了马虎眼,故意混淆了“财富”的含义,让俞敏洪认为他是一个令人尊敬的“成功者”.其实,他此时正穷困潦倒.“留学生对国内的人,都有驴屎蛋子外面光的历程.”他说.
不久,徐小平便露出了马脚.
徐小平领他到一家酒吧,开着车在酒吧外绕了两圈都不停车.俞敏洪指着停车场说:
“你把车停到那儿不就行了嘛,绕什么?”
“这儿有个免费停车场,我在找呢.”徐小平很自然地说.
“怎么这……”俞敏洪很震惊,想说“怎么这么穷”,咽回去了.其实,俞敏洪不说出来,徐小平也知道他想说什么.“当时是穷,在国外人人都养成了这个毛病,省一点是一点.”
他1994年8月把他在国内的小儿子也带到了加拿大,一家四口人,只靠他老婆当教师,他理家,带孩子.伟大而天才的徐小平跌入了人生的低谷.
徐小平对妻子大喊,“我发财了!”
徐小平也在观察俞敏洪.俞敏洪带了两万美元现金,吓了他一大跳,说,“你赶快去存起来!”
在加拿大或美国,两万元是笔巨款;身上揣着两万美元现金到处乱跑,不是疯子就是想找死的土老财.
俞敏洪花钱如流水,在北美40多天,见同学,见朋友,一路上花了一万多美元.他有明显的显摆心理,要花钱给大家看看,急于想让同学们知道,“我俞敏洪从一个特没出息的人变成了一个特有出息的人.”
徐小平一看,俞敏洪成了有钱人,但是他非常节俭,非常会算账.他从美国回到加拿大,牙疼,脸都肿了,“去看医生吧,”徐小平说.
俞敏洪捂着脸问:“看一次牙多少钱?”徐小平说:“100多块钱……”俞敏洪说:“那算了,回国再说吧.”
放下行李,他们开始神侃.俞敏洪大谈新东方的情况.他说:新东方现在有一万多学生,北京城起码有10万人是他的“门徒”,新东方的老师一节课最多能挣1000多块,一节课两个小时,他和有的老师一天要讲10个小时课,一天挣好几千块钱.
“一节课1000多块?”“是啊.”
徐小平开始算账,一个哈佛教授年薪12万美元,一个月1万美元,一天300美元,三八二十四,换算成人民币,一天也就是挣2400元人民币,新东方老师一天挣四五千元人民币!在加拿大讲课,一天挣100美元就不错.这绝对是全球以教书为生的人最高的日工资!“仅次于老布什.老布什50分钟演讲,10万美元.”他说.
看俞敏洪说话的口气,不像是吹牛.
原来他只是感觉俞敏洪有些变化,教书嘛,赚点小钱,养家糊口,过个小康生活,账一算,岂止是“有些变化”,是巨变!
徐小平大为震惊.
俞敏洪劝徐小平回来做移民咨询,因为他在加拿大的一家公司做过移民咨询,懂加拿大法律,可以利用新东方这个舞台.
徐小平说,他想回去继续做音乐,音乐是他的梦想.他在不停地说,不停地倾诉,给俞敏洪唱他写的歌,苦闷而忧伤的歌,一首一首地唱,一边流泪一边唱.
俞敏洪心里哽哽的想哭,哭不出来.他俞敏洪虽然在国内挣了钱,也是一样的孤独、苦闷和忧伤.
以徐小平的才华,这种状态,在加拿大生活一辈子就完蛋了.
俞敏洪拼命游说他回国.
俞敏洪说,你一定要做音乐,我可以给你30万元,你成功了,你挣钱了,还给我,亏了,就算我把钱扔水里了,送给你了.
他让俞敏洪在家里等着,他去接老婆回家.他见到老婆,兴奋得忘乎所以,大喊,“我发财了!”
这之后,他们关在家里四天四夜,每天聊到凌晨,徐小平扒掉了“虚假的幸福感”,跟俞敏洪聊他八年旅居国外的真实情况,如何奋斗,如何挫折,如何苦闷,如何孤独,他给俞敏洪唱他在美国和加拿大写的歌,又哭,又笑,又唱.
这时,俞敏洪看到了徐小平身上仍然保留着的“激情”对新东方的价值.
1995年11月9日,是徐小平人生的转折点.